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鸳鸳相抱 - 分卷阅读50(1/2)

文/莫惊鸳鹭
鸳鸳相抱 | 本章字数:1925  | 鸳鸳相抱txt下载 | 鸳鸳相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绕床骑竹马(H) 阴阳灭杀令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那些年的百合打开方式[快穿] 毒妃萌宝:妖孽皇叔,缠不休 系统逼我做圣母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龙炎帝王传 绝色老板爱上小保安 极品小农场 娇宠令 神藏

不管,或许也只有花老可以与他一战了,想到这里不免神情沮丧,手下用力,几颗石子在他手下化做齑粉。

“想不到你如今的武功这么高了,但要离开这里还是难了些,师父这几年功力越来越高,神志越发的不清楚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你且不要烦躁,师父回来后等他清醒时我们和他老人家好好说说便是了”似是被他所扰,一个苍白的没有感情的声音回荡在空空的山洞里。

周孟并不在这里,已经几日未归,从把常容带回来就是这样,经常性的没了踪迹,然后突然回来又突然离开,而据初痕所说,这样的情况大概已经有两年了,而他也一直不知道周孟离开时都去了哪里。

那次离开是最长的一次,离开了半个月,而在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常容,初痕当时也是在打坐,听到东西被扔到地上的扑通一声响才睁开了眼睛,被扔在地上的正是已经昏迷的常容。

初痕心里纵使有一万个疑问,看周孟疲惫的神色和紧闭的双眼也不敢贸然发问,只好找了厚实的毛皮把衣衫单薄的常容裹起来,又灌了一碗热汤,常容的脸色才好起来,看常容裹的圆圆的静静的躺在火堆旁,似乎还是最初遇到时的那个少年。

他们所有的吃穿之物都是周孟带回来的,他不在时常容可以说是完全放松和自由的,他自然是巴不得离开这里的,可是初痕告诉他,此地地形复杂,如果不熟悉地形,是无法走出这茫茫之地的,他在这里待了三年,也只有被周孟带着出去过两次,何况他一直觉得常容没有必要逃走,周孟清醒时一定会把他送出去的,常容只是站在山洞边望着茫茫白雪,一直看到眼睛里流出眼泪不能视物为止。

周孟花白的头发披散着坐在火堆旁,常容把自己缩到了一个角落里,周孟身上的气息总是让他不寒而栗。

周孟是刚才刚刚回来的,初痕小心翼翼的把烤好的一只兔子的腿扔给常容,常容在角落里默默的吞咽食物,初痕把另外一只兔子腿递到周孟面前“师父”。

周孟接过兔子腿沉默的咬了一口,他的情况看起来比较正常,初痕深吸一口气,恭顺的说“师父,常容兄弟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不如师父看什么时候合适送他出山吧”。

初痕一直都低着头恭顺的回话,他没注意到的是周孟的瞳孔正在迅速变黑变暗,头上的青筋隐隐浮现,再开口时连声调都变了“常?哪里有姓常的?月儿,谁也不能把你抢走”。

初痕吓的后退两步,周孟已经跳将起来,眼睛四下一扫看到常容就扑了过来,常容手里的兔子腿已经被吓到掉到了地上,看周孟扑过来下意识的单脚一点地身子就平平的向后飘去,谁想身形刚一动起来就被一只大手使劲扣住了肩膀,常容几乎听到了自己的肩胛骨碎掉的声音“月儿,你是我的,我的”霸道狂乱的唇压在了常容的唇上,血腥味弥漫开来。

“师父,你做什么?他不是吴师叔,他是小容啊”初痕本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上此时更是苍白一片,他再没想到自己一直敬重的师父会对常容做出这样的事情,急切的就想把周孟从常容身上拉开。

他的手才碰到周孟的肩膀就被周孟一下甩了出去,身体撞到山洞洞壁上,嘴角很快渗出了一丝鲜血,滴在他纯白的长袍上,红白分明。

他挣扎着又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奔了过去,此时的常容的眼神已经木然空洞,初痕看了忍不住心中一痛,也顾不得那许多,扑通就跪在了地上“师父,求您了,求您放开小容”。

周孟确实如他所愿终于放开了常容,却把一双血红的眼睛放在了初痕的身上“哼,你居然帮着外人,是想背叛我吗?老夫就让你看看背叛的下场”。

待常容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洞口的时候看到的也只是最血腥残忍的一幕,周孟的手直接从初痕的头顶拍了下去,那白色的衣服散在冰雪覆盖的地上,渐渐看不分明,殷红的鲜血从衣服下流出,慢慢将那衣服也浸红,然后变凉凝结,在冰面上如同一朵最最艳丽的花。

常容的身子再次软倒下去,一滴泪没入发根。

泉城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这几日还飘起了片片雪花,雪花落在肩头留恋的依附着,肩头已经变白的苏昭手上缓缓落下一只白鸽,他轻巧又迅速的从鸽子腿上的竹管里取出一张小小的纸,小心翼翼的展开,上面只有七个字“东北,雪山,往复镇”。

严冬的往复镇寒冷干燥,一般人都猫在家里很少出门,这个时候收皮货和山货的人也不会来,无关的人更不会冒着被冻死在半路的危险到这里来,已经快正午了仅有的一条的街道上依然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往复镇一年中冰雪覆盖的时间长达九个月,但那仅有的还算温暖的三个月里却可以用热闹繁华来形容了,这里是最靠北的一个镇子,北边的山民们挖的药材、打的动物的皮毛都到这里来卖,货也都是上好的,所以这里的人也算安逸、富足。

太阳照在冰面上反射的光分外刺眼,安静中环境中偶尔的狗吠都能传的很远,突然的哗啦一声响也显的格外醒目,原来是镇东一家的木门被拉开了,房檐上的雪被震的掉落了一大块,落在地上和原来的积雪混杂在了一起。

一个团子一样的小孩几乎是滚出了家门,还不忘时时按住头上的帽子,一张小脸黑里透红看着格外健康,他对着门

状态提示: 分卷阅读50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分卷阅读49 返回《鸳鸳相抱》目录下一页:分卷阅读50(1/2)(快捷键→)

推荐阅读霸道总裁任性宠凤倾天下:邪帝,别惹我异常魔兽见闻录惹霍成婚:总裁,你逃不掉了!神医狂妃:傲娇鬼王,放肆宠狭陆相逢挽挽胜影后直播攻略重生学霸小甜妻升官发财在宋朝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霸道少爷宠妻记二次宠婚:老婆大人别想逃